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金牌保姆 1-3

金牌保姆 1-3

添加:2018-05-21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第一章)

從窗外射進的一束陽光,帶著跳動的浮塵,正好射在這對男女性器的交結部位,黑白相交十分顯眼。突然敲門聲響起,“早餐時間”門外有人叫了聲。

這兩個男女年歲都不小了,男的有七十歲上下,女的五十歲,此時他們還在酣睡之中。當門再次被敲響後,那女的先醒了,推了下男的說:“叫早飯了。”

那男的從睡夢中醒來,他滿臉通紅,似乎還未從性高潮中緩過來,他含糊不清地說:“不吃,我再睡會。“門外便再無聲響。

這時,那女的才發現已經射精了的陰莖仍然半勃起地插在自己的陰道裡,於是一扭屁股把陰莖從陰道裡滑出,拍了一下那男的說:“黃總,該起床了,再遲了上午的體檢來不及了。“

那男的抬手臂看了看表,懶洋洋地伸了個腰,又把陰莖插入女的陰道裡,慢慢地抽插著說:”我對範醫生的體檢不感興趣,哪有做愛來得快活來,讓我再來一次。“

那女的又推了他一下,臉上露出如少女般的羞澀說:”還再來一次你不要命了?“

那男的說:”死在你的老逼裡,也是快活的死“。

很快那女的就被男的有力的抽插弄得嬌聲響起,雪白的胖身子扭動開來,迎合著那根漸漸變大變硬的陰莖,隨著陰道口邊上的白沫增多,女的開始大聲地呻吟,不一會就伸直雙腿,嘴裡叫道:“要死了,怎麼一大早就把人家搞到高潮。”

房間裡的一切都被隱藏的攝像機拍下,傳輸到一間辦公室裡。這時,這家叫春風家政中心的董事長曾曉紅,坐在一張大沙發裡,觀看著他們的性交,臉上流露出一種享受的神色。

老男人射了精,陰莖隨著精液一起滑出陰道,才坐起身子,滿臉通紅地看了眼那女的,問道:“昨晚到今早一共來了幾次高潮?”

女的羞達達的樣子全然不像五十歲的老婦,嬌滴滴地說:“五六次吧,誰去記這些—”

男的拍了下女的肥白的屁股說:“起床,吃飯。“

曾曉紅在看完這兩位的表演後,從桌上的抽紙盒裡抽出一張紙,解開褲帶退下褲子,在自己陰部上擦拭了一把,拿起紙一看滿紙濕淋淋的全是淫水。她坐在沙發上,用手指輕撫著自己的陰蒂,一邊想起自己這三年的創業史。

第一章  試水保姆

1

三年前的一天,曾曉紅下崗半年多後,有一劉姓的老師家,因女人主人腿不方便,想請她去做保姆,當時才四十六歲的她覺得自己從沒做過保姆,去了後要怎麼做?但當時她確實需要錢,丈夫病在床上,孩子在一所高等技術學院讀書,哪一邊都需要錢。於是,就答應了。

她記得很清楚,那天她敲開那家人門的時候,裡面傳來一句:“爸,我們送給你們的生日禮物到了。”

她進去的時候,看到他們全家人都直丁丁地盯著她。曾曉紅微胖的身子縮在客廳的一角,那位做生日的壽星劉至達老師快六十五歲,還伸手在她的手臂上捏了捏,說她很壯實,眼裡閃爍著異樣的光彩。也許是兒女給他送來的這個生日禮物太新奇了,他連連招呼曾曉紅坐下一塊吃飯。但曾曉紅很快發現劉至達的老伴曲老師臉上沒有驚喜的神色,一副冰冷的樣子看著她,讓她渾身不舒服。

接下來日子裡還好過,原以為要照顧一個癱在床上的病人,沒曾想他們兩位老人都能自己活動,特別是那位女主人曲老師,雖然腿腳不方便但還堅持要自己買菜。直到有一天,劉至達老人摔了一跤,臥床休息,又正逢夏天,她去給老人擦身,引發了後來的一系列的事。

那天她端著一盆水進到劉至達的屋裡,窗戶還是緊閉的,床頭有一台小風扇轉動著,吹鼓著屋裡渾濁的空氣。曾曉紅走近劉至達的床前,立刻有一股汗酸味直衝鼻端,令人作嘔曾曉紅輕聲道:給你擦個身,涼快涼快劉至達點了點頭在擦到下身時,她停住了手,走出來對曲老師說:“劉老師身上長了許多痱子,有的地方我不方便處理,你幫忙處理一下。“

悶熱的天氣,把人如置於熱鍋之中,曲老師的血壓升高到180多,頭暈的不行,她有氣無力地對曾曉紅說:“你處理就行,我現在渾身無力。”

曾曉紅再次走到劉至達床前,她沒有勇氣直視那個象徵男性的部位,儘管對於這個老人而言,那地方就是一塊肉,而不是製造是非的根源。

曾曉紅擰了把毛巾,用手提起劉至達軟塌塌的陰莖,旁邊的陰毛曾褐灰色,這使她想起丈夫那根多年沒有堅挺的陰莖,也是這樣軟塌塌的。自己曾用嘴含著丈夫的陰莖,雖然沒有後來才知道的口技,但直含到口水流得一床單,自己下面也潮濕起來了,丈夫的陰莖依舊沒有動靜。

想到此她嘆了口氣,男人年青時夜夜都要和她做愛,常常讓她第二天早上出門時走路都有些變形,有幾次都被姐妹們看出來,笑她光知道夜裡快活,就不管第二天的形象。可男人一旦進入老年,或生了點病就徹底不行。眼前這個老人就是這樣。

為了給老人做進一步的清潔,她用手指剝下老人的包皮,露出烏黑的龜頭,上面有些汙垢,在用毛巾輕輕擦拭時,她發現那根軟塌塌的陰莖慢慢變硬,烏黑的龜頭也越來越亮。老人輕嘆一聲,睜開雙眼,看到曾曉紅在擦拭他的陰莖便閉上眼任她動作。在曾曉紅擦拭乾淨龜頭上汙垢後,老人的陰莖彷彿是一下立了起來,變成一隻彎弓型的大物曾曉紅嚇了一跳,連忙收手,起身要出去老人一把抓住她,低聲請求道:“給我弄弄,多年不弄了,憋壞我了。“

曾曉紅嚇得冷汗直流,她小聲如蚊地說:”曲老師還在外邊,你不要亂來。“

沒想到劉至達一把摸到曾曉紅的大腿根部,用手指頂著曾曉紅的陰部,想往上插。

曾曉紅一下跳開,向外看了看,只見曲老師穿著一身睡衣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她用手指了指處於全勃狀態的陰莖問道:“您,您這麼大年紀了還能硬成這樣?“

“我身子上一些地方是老了,這地方卻從沒有老過。只是這些年,你曲老師老了,下面幹幹的,也不想做,我就經常自己解決。”

劉至達的話,讓曾曉紅滿臉通紅。心想,丈夫當年最好的時候,也不能硬成這程度。她又仔細地看了看這根還處於堅挺中的陰莖,在悶熱的空氣中,一下一下地抖動著。於是,她又多問了一句:“您不時自己弄的時候,會射嗎。”

“射過。”劉至達說著自己上下套弄起陰莖,嘴發出呼呼之聲,不一會,一股清淡的精液射出,滴灑在他灰褐色的陰毛上,順著蛋蛋流下股溝。曾曉紅紅著臉趕忙把他的精液擦拭乾淨,匆匆走出房間。這時曲老師你在閉目休息。

2,

有了這次經歷後,曾曉紅盡量都在曲老師不休息時與劉至達接觸,避免上次那情況的發生。但事與願違,幾天後,曲老師要到省城參加同學聚會,曲老師這樣的年齡,同學聚會不容易,每次都會少上一兩個人,所以,曲老師十分重視這次聚會。她把劉至達交給了曾曉紅說,這幾天你就不要回家了,住在這也好照顧老劉。曾曉紅本想說這不方便,但看到曲老師那麼信任她,也就不好再說什麼。

不想發生的事總是最容易發生。

在曲老師去省城的第二天晚上,劉至達把曾曉紅叫到床邊,向她述說這幾年,因為沒有了性生活,心理憋得慌,渾身不舒服。曾曉紅問,你不叫曲老師幫個忙?劉至達苦笑道,她早就沒有這個慾望,有一次強行進入到她陰道裡,造成大出血,光醫藥費就花上萬元。劉至達用眼睛直直地看著她,曾曉紅人微胖,但奶子和屁股卻特別的大,在衣服的包裹下,呼之欲出,每每讓劉至達看了真流口水。

“你就不能用點油什麼的,那麼強幹進去誰不會流血?”曾曉紅小聲地說。

“老曲愛乾淨,下面那個東西怎麼肯用其他東西?我也說過要用,她死活不肯,還罵我是老騷棍,這麼老還做那事。你說,我年紀大了,那東西並沒有老,不信你看看。“說著,就掏出半硬的陰莖,在曾曉紅眼前晃了晃。

曾曉紅看著那根高高翹起的陰莖,驚嘆於這老人的體力,大六十多的人了還能翹得這麼硬,而自己老公年輕輕的連硬都硬不起來。空氣中有股老人陰莖上散發的腥臭味,這氣味讓曾曉紅有些心亂,身子下面不禁潮濕起來。

“幫我弄弄。”劉至達又一次發出請求。曾曉紅在憂鬱中慢慢伸出手,握住那根慢慢堅硬起來的老陰莖,烏黑油亮,青筋繚繞其上,如雞蛋大小的龜頭上,馬口已有一滴清亮的液體流出。曾曉紅上下緩緩地套弄著,感覺到這根老陰莖在發熱,在跳動。

這時,劉至達也伸出手來向曾曉紅的胯下摸去。夏天裡,曾曉紅穿著一條寬鬆的半短褲,劉至達的手很容易就伸進裡面,拉開內褲,摸到豐滿而又多毛的陰部,那裡已經濕淋淋的,劉至達看了她一眼,說:“都濕了,讓我弄一下吧。“

曾曉紅知道今天是無論逃不過去,想到這老頭也真可憐,就是想做點男女之間的事,可又無法得到滿足,弄得整個身心都病了。

於是,她自己脫了裡外的褲子,羞羞地把頭別到一邊去,說:“不要用手,臟”她細心地給劉至達的陰莖進行了消毒,覺得乾淨了,扶著陰莖,把大屁股一沈,整個陰莖就進到溫暖濕滑的陰道裡,接著她慢慢抬起屁股,一下一下地坐下去,盡量不碰到劉至達身體的其他部位。

不一會,她就開始喘息了,這感覺好久沒有過了,她閒上眼睛,慢慢地享受著陰莖進出陰道所帶來的快感。這樣的一上一下地坐蹲,曾曉紅很快就感到累,她一扭屁股把劉至達的陰莖從陰道裡扭出來,橫躺在床上,張開壯實的雙腿,把整個陰部展現在劉至達眼前。

“快點進來,別看了,怪羞人的。”曾曉紅感覺到有一股涼風吹到陰部,然後感到到一條柔軟有肉條在陰蒂上來回舔弄,傳來一陣陣讓人發麻的舒服,她抬頭一看,卻是劉至達在她的陰部上舔著,吸取從陰道裡流出的淫液。

“哎呀,劉老師,不要這樣,臟。我今天沒洗。”說著用手去推他。

“我過去常常這麼舔弄老曲,她每次都要先舔高潮了再來幹,有了兩次高潮她才滿意。唉,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劉至達停下舔吸,將舌頭在嘴唇外繞舔了一番,把留在嘴唇外的淫液都舔到嘴裡。“你的水真多,年輕就是好啊。”

當劉至達想再次伏頭舔弄時,曾曉紅把他推開,滿臉通紅地說:“別來了,弄得人難受死了,快進來吧。”

劉至達這才扶著自己的陰莖,慢慢地插入肉穴裡,隨著陰莖擠入肉穴,裡面的淫液從邊上被擠了出來,他深深地插進去頂在曾曉紅的子宮口不動,喘著粗氣說:“人老了,比不得年輕人,大起大落地幹”

這樣慢進慢出的抽插,讓曾曉紅感到難受,這時她想要個痛快的抽插,迅速讓自己上到高潮,她已經多年沒有高潮了。但劉至達快不起來,他在慢慢的抽插中,嗚嗚地喘息著,在曾曉紅沒有任何感覺的情況下,一下趴在曾曉紅的身上不動了這倒嚇了她一跳,快速推開劉至達,問道:“你沒事吧?”

劉至達臉上還帶著射精後的紅暈,不好意思地笑道:“沒事沒事,就是射了。”

這時,曾曉紅才感到有一小股液體緩緩從陰道裡流出。

這個結果讓曾曉紅很無奈,她本想讓劉至達帶著她上到高潮,不想劉至達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連跳都沒跳就射精了。轉念一想,他是個老人,能堅硬地插進去就很不容易了劉至達帶著一絲內疚地說:“沒讓你也快活,真不好意思。”

他使勁地套弄著已經軟下去的陰莖,想讓這根肉棍重新再堅挺起來但一切都是白費勁,那根肉棍像進入冬眠的蛇,再沒動靜。

“別弄了,都要破皮了。”曾曉紅知道今天劉至達再不會有堅硬的時候,老人就是這樣,來一次要休息很長時間。

此時曾曉紅也沒了上高潮的興趣,她快速穿好褲子,到外面打來一盆水,給劉至達擦洗了下身,換了條乾淨的內褲,看到他依舊在喘息就對他說:“以後不要再做了,出了事我負不起這責任。“

劉至達很自信地說:”我太長時間沒做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讓你有高潮的。“

曾曉紅沒有理他,轉身出去上街買菜去。

3,

走在去菜場的路上,曾曉紅自己都覺得好笑起來。剛才在劉至達面前,她一直裝著淑女樣,其實她在這之前也有過幾個男人,時間長短不一,其中最讓她難忘的是表弟藥材。那時她丈夫得病住院,孩子還小無人替她看護丈夫,正好農村舅舅的兒子藥材技校畢業沒事幹,就請他到城裡幫把手。想到與藥材的那些事,她腿有點軟,就在街邊小椅子上坐下。

表弟來家的那年才十六歲,滿臉的青春痘,看到她時,眼睛就沒離開過胸脯和屁股,有一次她睡覺醒來,發現一個腦袋趴在床邊,她知道是表弟的腦袋,為了不驚動他,裝著睡著的樣子,一陣涼風吹來,她覺得自己陰部有些涼,就知道內褲被表弟拉開了,表弟正在偷看她的陰阜。

曾曉紅是個多毛的女人,知道沒有扒開陰唇,是看不到裡的風光,只能看到被陰毛覆蓋的陰阜。那個時候她禁不住地有了一種衝動,肉穴裡癢癢的,有一絲淫液濕潤了她的陰道口,她想為要讓表弟看得真切,後果就不好了。所以,她假裝翻身,把肥大的屁股朝向表弟,挾緊雙腿,生怕裡的淫液流到外面來。

自從知道表弟偷看自己的陰阜後,曾曉紅在夜裡孤獨時,就會想像表弟這樣大的男孩,那根肉棍是什麼樣的,會不會像老公年輕進幹自己的那樣,翹翹的彎彎的,插在肉穴裡滿滿的,龜頭上的肉芽磨著肉穴裡面的肉癢癢的,一想到這些,她都會把手指插到陰道,自己進出地抽插,直到有了高潮。她覺得怪,以前老公要插自己老半天才有高潮,現在自己插自己沒幾下就來高潮。想著想著就睡過去。

該發生的事,在她36歲生日那天發生了。

那天老公好像為了慶賀她生日,身體也好轉很多,專門從醫院出來給曾曉紅做生日,